中午,爸爸在厨房里切芭乐要给我和妈妈吃,而我俩正在餐厅里练字。

我们练着练着,突然,听见“当啷”一声,我和妈妈吓得抬起了头。这时,爸爸从厨房里走了出来。一看他那模样,我扑哧乐了——他的灰色上衣靠左肩部分溅上了一大溜水柱,这根水柱把喷上的部分染成了深灰色。水柱从上往下延伸,到裤子上还隐隐可见。

原来,爸爸在厨房里切完了芭乐,看着芭乐削满了一碟,还剩下一个核儿,就用食指和拇指捏住它的两端,在水槽上方下口。谁知道,那两头被削得细了,突然间断了,整块芭乐籽儿都掉进了水槽里,不偏不倚,正好砸在盛汤用的那把大勺的把儿上。可巧那勺里装着满满一勺水,被一股力弹了上去,溅上了爸爸。这下,爸爸不但偷吃不成,还被淋了一身。

瞧瞧这厨房里吃独食的后果吧!

点击按钮,一键分享。